潮流单品

岳~进来吧/我和漂亮岳的性经历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岳~进来吧/我和漂亮岳的性经历
0

特别是他这个年龄段的,那可当真是随时随地都鸡儿梆梆硬的阶段,号称能日天日地日空气的存在。

以前啊,他这村里的野小子,除了两亩瓜地啥也没有。很多事情连想一下都是奢侈,也没人正眼瞧过他,就张大头这等条件,别说找人提亲了,连媒人的钱都付不起。

更别提有哪家瞎了眼的姑娘能看得上他,没想到今儿个俺也时来运转了啊。

哎!可她什么时候才能来,这会儿张大头可就真是等不及了。

就算是等下将会发生的事,都感觉少了许多期待,他今天一大早就出来,又了一堆事情。又发生了这许多事,此时肚皮都开始作响,可是又舍不得回去找吃的。

这若是自己刚走,刘翠儿来了又不见人,那可就亏大发了。

忽然隐约有几声狗叫声传来,张大头瞧了瞧,仔细一听可不就像是瓜地那边传过来的。顿时一急就从棚子边抽出一根扁担,直接冲了出去。

快步往自家瓜地里冲过去,正好远远看见远处有两条大狼狗你追我赶,嘴里发着呜呜地叫声。

眼见就要冲进他家的瓜地里边,这一惊非同小可,张大头可是把这两亩地里每根瓜苗子都当成心肝宝贝来呵护的,岂容这两畜生在这里乱糟蹋。

哒!畜生,给我站住!

张大头先声夺人,怒喝一声,果然引得两条大狼狗身形为之一滞。他心里松了一口气,随即就看到两条大狼狗的眼神在看到他后,仿佛是带着一丝儿轻蔑,居然又照样跑了过来。

尼玛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狗眼看人低。张大头也看清楚了,这两货明显就是王富贵家养的看家狗,听说有狼的品种。

虽然不知真假,但是看着的确唬人就是,平时他可是怕这两畜生到不行。

可是今儿跟刘翠儿发生过这些事儿后,那种惧怕感就消减了许多,又发现自己真有超能力,底气儿自然不同。

即使心里还有几分害怕,可是这两货敢进他的宝贝瓜地,他心里怒吼一声,“我跟你拼了。”

挥舞着扁担再次加速冲上去,那两狼狗正在西瓜上扑腾得正欢,冷不丁瞧见张大头的扁担立即就是一惊,顿时闪身退避,可是啊,已经急红眼了的他可是不怕这两货。

直接就追上去当头一棍子下去,扁担敲在狗屁股后边,直疼得它连连怪叫,飞也似的蹿到六七米外。

另一条则在另一边感到有些不可思议,眼睛儿仿佛在说你张大头莫不是吃错药了,咱俩可是村长家的狗,你想造反?

然而张大头可不管不顾,身子轻灵地朝它又是一棍当头敲下来,手中扁担化打狗棍,上下飞舞直撵得两条威风凛凛的大狼狗远远跑了出去。

可是这俩狗也贼贱,一看他折返,居然又呜呜地跟了上来。

嘿,你还不服了是吧!张大头肩扛扁担,刚刚那一副人狗大战可是彻底将气打出来,此时一条扁担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觉透体而出。

然而两条村长家的狼狗可不吃他这一套,敢在咱俩面前威风,就怼死你,把你的瓜给糟蹋完,看你敢找村长麻烦不。

张大头向前两步,两条狗腾地跳出两米远,反复了几次,眼见这两货不依不找的样子,他也不由得有些泄气,只能往回走。

刚回到瓜地,回头一看,嘿,两只贱狗又跟回来了。

这追又追不上,撵又撵不走,张大头可真有点怕这两只贱狗了。

不是怕它俩狂性大发,而是怕对方真和自己磨上了,他也不可能24小时一直守在瓜地里。

总得干其他活,吃饭睡觉吧,被这俩贱狗这么一记仇,等自己离开,被它们冲进来,到时回来可能黄花菜都凉了。

张大头脸上露出狰狞之色,向着两条狗威吓,可是人家只是白了他一眼。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,不得已,他又抄起扁担冷不跳了出去。

这下有效果了,两条狗一哄而散,他虽然速度快,可是人家四条腿的更快,一见张大头泄了气不追,俩货又是屁颠屁颠跑到他面前对峙。

这下可把张大头给气得全身发抖,我就不信治不了你这两畜生,去死吧。

说着手中扁担化作一道幻影,随着他手中奋力一掷,那狼狗没想到他还有这一招暗器,只听汪地一声惨叫,一张狗脸给戳个正中,顿时眼泪鼻涕横流。

听那声音就知道有多惨,另一条吓得一蹦三尺高,张大头眼疾手快呼地一下冲上去。

抡起老拳就砸将过去,一锤正中它的狗肚腩,又是一声汪的惨叫。

这条狗飞出米许远,只疼得汪汪叫个不停。

张大头这下狂性大发,可是不会顾忌什么,“敢惹老子,今儿个就杀了你们这俩条贱狗,吃个够。”

呜呜!两条狗一见他这副模样,哪儿还敢再怼他,只吓得一下蹿了出去,头也不回地跑了。

张大头追出了数十米,这才冷静了下来,想想刚刚那神来的一掷。只感觉混身都透着得意,那扁担可不轻,居然一下就将这贱狗给扔中了。

俺原来居然也有这样的身手,张大头一阵得意。然后忽然他一转身,就看到村子方向一个人影慢悠悠地往地这边方向走过来。

他眼神儿尖,一眼就看清那不正是刘翠儿,只是你这不急不缓的是闹哪样,老子憋得裤叉都要被戳出个洞来了,张大头虽然焦急,可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

当下连忙假意四周张望了下,然后就拿着扁担走回棚子中去。

没过多大会儿,外边就传来了脚步声,坐床上腾地站起来。

门口人影一闪,一个身影就钻了进来,可不正是他想得起劲的刘翠儿,她似乎特地换了身衣服,紧身的弹力裤,交那腿那臀给勾勒得跟要爆也似的。

“翠儿婶,你怎么来得那么慢啊……”张大头语气里一阵幽怨,两只大手搓来搓去。

刘翠儿媚眼一挑,“瞧你这小样,到底玩不玩啊。”

“要玩!要玩……”张大头一把过来将她给抱住。

然而刘翠儿这会儿倒是不急了,身子轻轻往外一挣,道:“别急别急,我是暂时让那口子看店的,这会还要回去呢。”

刘翠儿这话可把张大头给听得一愣,随即就反应过来,却是哪里肯依,两只手一下就摸在弹力裤上,弹力裤包裹着的方圆之地充满了弹性,手感又是另一番滋味。

“翠儿婶,你答应了的啊,我要的时候不多,就一会就好啦。”张大头将她的身子往怀里直按,恨不得正个给摁进自己身体里边。

可是这事情毕竟要两人配合,刘翠儿可是村长夫人,当下端起本村第一夫人的架子来:“怎么着,小犊子,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是吗?”

张大头苦着脸,“婶儿,你就行行好,要不我就蹭一下,先让我过一下瘾呗!”

眼见他死皮赖脸的样子,刘翠儿依旧扳着脸,“说了不行就不行,那我家那口子可不能等人,不然等下回去又有得吵。”

说着,她又补充了一下:“他不是干鱼塘嘛,晚上他会到那去吃酒,到时你再过来,随你怎么玩都行。”

瞄了张大头的裤档一下,刘翠儿会心地一笑。

在这熟悉的眼神下,张大头顿时就放心多了,只要这婆娘心里还想着俺这宝贝,那事情就好办多了。

想到这,张大头这才肯把手松开,可嘴里却是不舍地道:”翠儿婶,那你用嘴儿再帮我一下呗。“

这会刘翠儿白了他一眼,却也是不急着走了,她往后看了看将门关紧了,然后一转身就蹲了下去。

有了之前的经验,她倒是熟练地将其解放了出来,然后开始了。

张大头倒吸了一口气,就像是被水管牢牢地吸住不放。

那滋味儿,就好像是有蚂蚁要往里边钻一般,可劲的磨人.

他低下头,居高临下地看着刘翠儿那张媚脸,心里却不由想着真做起那事儿来会是个什么样的感觉?

“婶儿,俺这支罗卜比起村长怎么样?”

刘翠儿白了他一眼,脑海里却是不由自主地拿来对比,想到那条小笋尖。这两者完全就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,没想到这野小子别的不行,倒是长了这么一根得天独厚的宝贝。

这样也好,瞧他那挫样也找不到媳妇儿,以后就给自己秘密小情人好了,比起玩具来,这可是会动的超级尺寸。

这一口闷不大会功夫,刘翠儿擦了擦嘴站起来。

“好了,再不回去那老货可就要发飙了,晚上记得啊!”

说着,她直接拉开门,最后撇了一眼小张大头。然后背影就消失了,只空留下小棚子里的一股子好闻的气味。

……

入夜,村里虫鸣蛙叫,满天星斗。

张大头一个人出了自己的破屋,刚刚飞快扒了两碗剩饭,他就迫不及待地出门了。

想着这会儿王富贵应该已经出门了吧,他脚步轻灵地往小卖部走去,这夜路从小走到大,不过今晚看起来虽然没有月光,可是看路却也是清得很,一点障碍也没有。

路过隔壁老王头家时,还能听到一阵细腻的娇喘声。

等走了过去,张大头才反应过来,顿时心头一阵火热。没想到老王头都一把年纪了,这刚入夜就玩儿起来,他不由想入非非。

到了小卖部的外边,张大头探头仔细听了一下,见没有动静。

当即壮着胆子喊了声“村长,村长在家吗?”

心里却是有些七上八下的,这万一王富贵真在家,说不得又要费一番口舌,今晚的好事儿,又要多磨啦。

好在,过了半响,也没有听到人回答。

他心里一下踏实了许多,当下装作平常的样子走进了小卖部,里边电灯亮着,却没有见到人。

张大头又喊了句“村长,婶儿?”

可是屋里静悄悄,还是没有回应,张大头这下可就有些急了。直接就往后边走去,刚刚转到后边,迎面就看到刘翠儿提着裙脚就从洗澡的地方出来。

“兔崽子,叫春呢你?”

只见她发际还有些湿润,脸上红通通又白又细腻,看起来就像能掐出水来的一样。那胸前更有两颗黑点顶起,还隐约还能看到一抹雪白。

张大头口水都要快吞不完了,连忙下意识问:“婶儿,村长呢?”

“他啊,在后边呢。”

这一句话,张大头就吓得心头一跳,眼睛连忙往四周望去。却是一下就装起老实来,然而扑嗤一声,刘翠儿就捂着嘴笑出声来。

随着笑声,她胸前那两团在裙子里荡来荡去,看起来就像是装满水的气球在里边翻滚着。

这婆娘,是在玩我!张大头一下就反应过来,顿时恼得一把伸手就按在她胸前。

入手柔软无骨,又滑又大,跟白天相比又是另外一翻感受。一股芳香扑鼻而来,她的身下还残留着香皂的味道,同时皮肤还湿润润的。

嘴唇儿还反着光,饱满而娇嫩,让人忍不住想吃上去。

张大头心里跟明镜也似的,”翠儿婶,你是想就在这儿办事,还是到里边去?“

说话的这功夫,他的两只手已经忙碌起来,一前一后将她给擒住。

刘翠儿颤声道:“要死啊,当然是里边,快点儿,咱可以玩久一点。”

张大头一听,这话在事,顿时心花怒放。

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!

老公没有前夫大/我是怎样得到母亲的

上一篇

失恋的说说看了想哭男/关于失恋伤心欲绝的短文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