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流单品

乱牲交小说,一夜残欢 小说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乱牲交小说,一夜残欢 小说
0

我嫂子一双眼睛哭的跟核桃似的,满脸的泪痕,身上没有一处好地方,我紧紧抓住那根差点打在我嫂子脸上的荆条。

“哥,既然你不喜欢嫂子,你们就离婚吧,等我长大了,我就娶了她。”

啪的一巴掌下来,将我打的天旋地转,虽然我哥对我不温不火的,但是从来没有打过我,这一巴掌彻底将我给打蒙了。

“黄飞,你给我跪下,你爸爸要是还在世上,只要你这么不知羞耻,不得活生生的给你气死。”我妈指着我的鼻子大骂着。

飞身扑上来,一双手在我脸上不停的抓绕着,我嫂子看到我这样,赶紧将我娘给拉开,挡在我的面前。

“都是我的错,是我勾引他的,阿飞还是一个孩子,懂什么啊,被我一勾搭就上钩了。”

“嫂子你胡说什么,我们是两厢情愿的,是真心相爱的。”我将嫂子抱在怀里面,不畏惧看着我哥跟我娘,将我心中真实的想法说出来。

“阿飞,你别傻了,我带了你这么多年,一直将你当成弟弟的,我只不过是看着你哥在城里面有了女人,不服气罢了。”

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嫂子,原来她对我哥还是有感情的,而我只不过是一个替代品,甚至于是他们感情的催化剂。

我以为我用真情感动了我嫂子,却没有想到我只是被利用了,我一把挣开我妈的双手,不顾我嫂子的呼喊,一路狂奔到河边,心中的不甘却越演越烈。

傍晚的凉风的吹在脸上,旁边的稻田里面都是青蛙的叫声,倒也让我烦躁的心情平复不少,我刚坐下不久就听见小河边的苞米地里面传来一阵不可描述的声音。

好奇心驱使之下,趁着夜色的掩盖,我轻轻的将苞米给拨开,猛然见到两具纠缠的肉体,正在浑然忘我的运动着,我仔细一瞧。

好家伙这不是村长嘛,只是那个女人背着身子坐在村在的胯上,背上的肥膘因为剧烈的动作,飞快的抖动着,这村长的老婆我见过,瘦瘦小小的根本不是这副丰腴的身材。

想到上次村长在广播站教育我时大义凛然的样子,我不屑一笑,自己屁股上的屎还没擦干净,还装正经来教训我。

虽然村长不是一个多大的官,但是在农村算的上是土皇帝,这村长平时就没少贪污索贿,村有了纠纷,也不上警察局,大家都找村长来主持公道,里面油水多得很。

而且这个该死的村长最喜欢凭着手里面的权力欺负别人,我爸爸去的早,以前我跟我哥还小的时候,他可没少来我家占我妈的便宜。

随着村长的一声闷哼,身上那女人身子骨酸软的躺在村上的身上,嘴里面还在哼哼唧唧的叫唤着,雪白的皮肤染上一层红霞,一双玉足在不停的颤抖着。

眼前的一幕对我冲击力极大,虽然我也是看过大片的人,但是像是这样活色生香的,我还是第一次见,也许是受到这场情事的感染,不知不觉之间,我裤裆支起了一个不小的帐篷。

“村长,你可比我们家那死鬼厉害多了,我还真羡慕你家女人呢。”那女人的声音响起来,我只记得在哪里听过,但是想了半天,还是没有想起来这声音的主人。

村长伸手摘了一个玉米,撕扯着外面的苞谷叶,将下身擦拭干净以后,将其他干净的苞谷叶递给那女人。

“好了,赶紧处理一下回家了,不然我家母老虎又要出来找我了。”村长的老婆虽然瘦小,但是强悍无比,记得有一次她带着她几个兄弟直奔李寡妇家,将村长跟李寡妇直接堵在床上,吓得村长差点不举。

李寡妇因为受不了别人的闲言碎语,就进城打工了,再也没有回来过,从此村子里面的女人都离村长远远的,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村长老婆给收拾了。

没有想到事情没有过去多久这村长又故态复萌了,要是这件事情再让他老婆知道,又得闹得鸡犬不宁了。

“你就那么怕你家老婆,要不是她爸是上任的村长,就她那副鬼样子,你能娶她。”女人酸溜溜的说完,拿着苞米叶就开始擦拭着,转身的那一刹那,我终于看清了她的脸。

村长胆子也忒大了,竟然敢搞村主任的老婆,更让人不齿的是,这女的还是我们学校的政治老师,平常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,背地里面竟然做出如此龌龊事情。

也许是我动静太大,那女人一抬眼,瞧见我正看见他们,衣服也顾不得穿,吓得跌坐在地上。

“玉莲,你怎么这么不小心,动静这么大,要是将别人吸引过来了,可怎么得了啊。”村长黑着一张脸,压低嗓门说。

他特意带她来这个地方就是害怕被人发现,要是被家里面的母老虎知道,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了。

“哦,我刚看见一只瘌蛤蟆,所以吓到了。”那女的随后敷衍道。

我趁着两人说话的空挡,悄悄的溜走了,现在我手里面握着村长的把柄,以后也不用活的那么窝囊了。

刚躺倒床上,我就听到对门的床剧烈晃动的声音,其中夹杂我嫂子的叫喊声,我知道我哥是故意这样做的,目的就是为了让我死心,我捂住自己的耳朵,企图让这个恼人的声音消散。

但是这个声音却好像是在我耳边传来的,我根本无法摆脱它,就这样我睁着眼睛,呆呆的看着天花板,直到声音消散许久了,还是没有一点睡意。

我恨自己那个晚上没有把握好,要是那天晚上我没有顾虑,现在嫂子早就成了我的女人了。

第二天一早,我一推门,嫂子正好坐在客厅剥豆子,听到响声,我嫂子一回头,两人的视线一就对上了,还没拉的及说话,我哥就咳嗽了一声。

我看见我嫂子眼睛里面全部是愧疚,我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完全怪我嫂子,毕竟在她心中我还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伙子,终有一天我要证明给她看,我不比我哥差。

班长的同学,听到昨晚的广播,见到我跟见了鬼似的,特别是我们班的女的,还没有靠近她,就吓得惊慌失措逃跑了,背地里还用强奸犯代称我。

我也懒得跟他们计较,本来我就是班上的小透明,成绩中上,长相也只能算一般,平常也没有什么朋友,现在这个状况对我的生活也没有什么影响,我也乐的清静。

“黄飞,朱老师找你。”班长站在门口,用喊得方式通知我,仿佛以此向他人表明他对我的态度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我也懒得计较这些,得到消息后,就往办公室走去。

到了办公室门口,我敲了敲门,听到里面的响起,“请进。”才推开门进去,办公室里面只有朱老师一个人,很明显她是故意支开别人,叫我过来谈话的。

我上下打量了一会,这朱玉莲虽然已经四十几岁了,但是保养得宜,根本看不出岁月的痕迹,肉色的丝袜下是一双白嫩浑圆的大腿,不胖不细,果然是个性感尤物,难怪村长冒着被母老虎发现的危险,也要跟她偷情。

“黄飞,你打死了人家的牛,赶紧将钱赔给他,看在你们家也穷,就赔他五千吧。”村长一进门,也没问我们缘由就直接让我们赔钱,看来两个人早就商量好了。

“村长,我那头牛可是上好的黄牛,可以帮我做很多事情呢,要他们八千就已经是看着他们家穷的原因了,再说了他们家穷,我也不富裕啊。”

“刘光棍,你也退一步,他家的情况大家都是知道的,生活很不容易啊。”

我就站在一旁看他们两个人的双簧表演,一唱一和的不就是为了逼我们家拿钱出来,这村长就是一头尾巴狼,吃人不吐骨头,哪里会好心的帮我家。

我哥除了给我交学费,平常都不拿钱回来,别说是五千就是五百,我嫂子都拿不出来,本来日子就过的紧巴巴的,现在还想来我家敲钱。

实在是太没有人性了。

我看一眼,我嫂子跟我妈,早就哭红了眼睛,虽然自从那晚上之后,

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!

男主在开会时和女主做,绝色炉鼎h

上一篇

新婚之夜做性视频大全/ 沉下去自己动疼吗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