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流单品

湿润 办公室 挣扎 迎合/外国人那么大放进去感觉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湿润 办公室 挣扎 迎合/外国人那么大放进去感觉
0

这时,我突然想起昨晚在瓜地里看到了不少瓜藤上出现瓜蚜,得赶紧喷农药治治才行。

要知道,那几亩瓜地可是我家主要的经济来源,顶得上我家大半年的收入,可不敢马虎。

想到这里,我急忙出门,打算去小卖部买点农药。

一路上,我脑子里总是情不自禁地浮现嫂子的大屁股……

甩了甩脑袋,我抬眼一瞧,也到小卖部了。

“春桃嫂子,来生意了。”

我话刚说完,就看到衣着暴露的老板娘从里面出来,胸口更是一步三晃,看的我眼珠子都不转了。

柳春桃的胸那可是村里男人私下里的谈资,我可没少听。

“呦,是小猛啊。”

这时,柳春桃突然挺了挺胸口,浪笑了起来。

“我的大不大?”

我想她应该是发现我盯着她的胸口看了。

“当然大。都快赶上我家地里的瓜了。”

柳春桃笑的更大声,手指在我额头轻轻地戳了一下,“你个小坏蛋可越来越会说话了。”

虽说柳春桃胸口的鼓包是大,但见过小桃和嫂子的,我也再不像以前那么留恋。

“春桃嫂子,给我拿瓶杀瓜蚜的农药。”

“你来的倒巧,我今儿个刚从县里进的农药。”

看着柳春桃进屋,我也跟着进去,欣赏着她的大屁股。

只是见过嫂子的,再看柳春桃的却觉得没以前那么好看了。

毕竟,柳春桃的身材还是胖了些,腰有些粗,大屁股也就没那么性感了。

不过,我也深知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这个道理,趁着她弯腰的功夫腰部往前蹭了蹭。

柳春桃找到农药,我也准备掏钱,可这时却突然听到一阵铃铃铃的声音传来,不用去看我都知道那是柜台上的座机。

我们村里穷,跟外边的联系就是通过小卖部的电话,之前我也给我哥打过几次。

“小猛,今天进的货有点多,农药压在底下,你先接下电话,看是找谁的?”

“好嘞。”

我没多想,便抓起柜台上的电话。

“喂,春桃嫂子吗,我是学文,麻烦你帮我叫下小猛。”

是我哥!

难道我和嫂子的事我哥知道了!?

我心里一惊,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。

深吸了一口气,平复了心情,这才回话:“哥,我正在小卖部买农药呢。”

我很想让自己表现出平常的样子,但仍然忍不住的心虚。

“太好了。小猛,你身边没人吧?”

我下意识地转头瞧了一下,除了正在理货的柳春桃外也没别人,就如实告诉了我哥。

“小猛,我打算从你那里借种!”

“哥,你要啥瓜果种子,我一定……”

话刚说一半,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我心里无比惊讶,再不敢往那方面想。

我努力地试图平静下来,可心跳的像是打鼓似的,压根难以平静。

只因为我意识到我哥要借的种绝对不是瓜果蔬菜的种子,而是我的种子。

“小猛,哥这也是没办法。跟你嫂子结婚都五年了。你嫂子一直没怀上孩子,前段时间去医院才查出是我的毛病。”

我哥落寞的声音听得我一阵难受,我都能感觉到他这会心里的苦楚,却不知道该咋去安慰他。

“小猛,我和你嫂子想孩子都想疯了,我们又是兄弟,所以我想让你跟你嫂子帮我生个孩子。。”

“哥,我……”

我想说些什么,但话到嘴边又全都忘光了。

“小猛,算哥求你好不好。这些年我一直不敢回去,就是害怕别人在背后说闲话。你只要帮了哥这个忙,以后哥也能挺直腰杆子回村了。”

电话里,我哥沉闷地叹息一声,“小猛,你就体谅下哥吧。我在县里当老师,好几次都听到其他的老师在背后议论我的事,你能想象那是什么滋味吗?”

听我哥诉苦,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,但我一时间真是没法接受这个事情,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回他。

前些日子,我也听到几个村里男人聚在一起说着我哥的事,我当时还和几人闹了不愉快。

但这事就算是我哥求我,我心里依然慌的厉害。

“小猛,我和你嫂子说好了,只要你点头,就能圆了我当父亲的梦。”

听到这话,我只感觉手心里全是汗,将话筒攥的更紧了。

“和谁打电话呢,说这么长时间?”

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我浑身一哆嗦,看到是老板娘,就回了一句:“是我哥。”

“喏,你要的农药。”

接过柳春桃递过来的农药,我趁机对着电话说:“哥,我再想想。现在还有其他的事,先不说了。”

挂了电话,我就朝着门口走去,感觉像是丢了魂似的心神不安。

“滴滴。”

一声洪亮又刺耳的声音响起,我顺势一看原来是一辆白色小轿车开进了村。

我也没心思去看车上是谁,就继续走着。

“小猛,等等。”

忽然听到柳春桃的声音,我回头看去,却见她一脸的埋怨,“你个小坏蛋受啥打击了,连农药钱都忘了给。”

我这才想起刚才失魂落魄地走出小卖部,忘记给钱了。

“春桃嫂子,实在对不住,刚才急着去地里撒农药给忘了。”

正当我掏钱的时候,那白色的轿车在小卖部门口停下,王金龙从车上下来,笑意涔涔地看着我。

王金龙是个包工头,经常带村子里的人出去包活,可是村里叫得上号的人物。

“春桃,小猛的钱我给了。”

王金龙阔气地摆摆手,拉开皮夹子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柳春桃。

“呦,原来是王老板,稀客啊,喝水不?我给你倒水去。”

柳春桃热情地迎了上去。

我就纳闷了,王金龙咋地会给我结账,但看到王金龙和老板娘进了小卖部,我也只能闷头回家。

我刚进门,就听到我妈的声音。

“小猛,你来,妈有事儿跟你说。”

我应了一声,朝着我妈屋里走去。

路上,我心里开始纠结着要不要把我哥说的事情告诉我妈?

进了屋,我妈的第一句话就让我吓了一跳。

“小猛,你嫂子是假怀孕。”

我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,我哥刚打电话说了这事,我妈又是咋知道的?

我看得出,我妈很肯定嫂子没怀孕。但嫂子假怀孕绝对不会主动说出来,我哥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联系到我妈,想来想去也只好先装傻。

“不……不会吧。”

“咋不会。你嫂子回来两天了,一点害喜的反应都没有

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!

叼嘿片男叼女真的叼嘿/持久不射的小窍门

上一篇

啊恩公车用点力恩啊/黑人那个的时候很痛吗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