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流单品

对着镜子一颗颗塞荔枝-隔着衬衫轻咬她的玉兔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对着镜子一颗颗塞荔枝-隔着衬衫轻咬她的玉兔
0

警察拿着口供走出审讯室,从电脑上调查叶成功的户籍信息,跟叶成功交待的一模一样,没有任何案底。户籍信息上显示叶成功是孤儿,当过六年的普通步兵,已经退伍三个多月,没有任何的背景。很快,这名警察将调查到的信息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刘光辉。

在东海市大大小小的官员很多,刘光辉做事很小心,都会调查下犯事人的背景,免得惹到某个惹不起的家伙。他见叶成功毫无背景,彻底放心,命人将叶成功直接带入牢房。

“进去吧!”一名警察打开叶成功的手铐,将他推入牢房:“彪子,好好照顾照顾这家伙。”

一名二百多斤,满身横肉,看上去非常凶狠的一名犯人阴阳怪气的回答道:“好咧!”

警察关上牢门,满意的离开。反正犯人打架是常有的事,只要不弄残弄死不出大乱子,上面也不会太过理会。

叶成功随意扫视一圈牢房,四张上下铺的床位,一共七个人,好像空闲的床位专门是留给他的。

彪子坐在靠窗的一张床铺上,其余六名原本躺在床上的犯人都坐了起来,看耍猴的一样看着叶成功。

叶成功看这几名犯人都如同凶神恶煞一般,顿时明白了肯定是牛光虎给带队的警察送了好处,想利用这些犯人报复自己:“真不怕你们玩手段,就怕你们不玩。这下这帮警察和牛光虎都脱不了关系,我就陪你们玩玩,看谁先栽跟头。”

彪子瞪了叶成功一眼,骂骂咧咧道:“你他妈给我过来,大爷告诉告诉你牢房的规矩。”

叶成功一脸的平静,溜达菜市场一般闲庭信步来到了彪子面前,不屑的说道:“什么规矩,说来听听。”

彪子不由得愣了一下,他身为这间牢房的老大,见过的犯人多了,真没见过这样还以为在自己家的愣头青,顿时来了兴致。他两只大眼珠子露出凶残的目光,摆出一副天王老子的架势,喝道:“跪下!”

叶成功不由得冷笑,装傻充愣道:“孙子快点!”

一群犯人听着这新人的接茬,哄笑起来。但一看自己大哥绿了的脸色,连忙麻溜地跳下了床铺。这架势只要彪子一声吩咐,就准备群殴叶成功。

“草!老子是让你跪下,你他吗敢喊我快点跪下!”彪子满脸的横肉乱颤,“哥几个给我掌嘴,让这丫的不知好歹。”

“好嘞,您瞧好!”叶成功又答应了句,嘿嘿一笑,“孙子看招!”

冷不丁甩手赏了彪子一个大嘴巴子,声音那叫一个干脆,离牢房老远的狱警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彪子眼冒金星,腮帮子肿起多高,牙齿差点被打掉,但更恨这小子的利嘴。

还没等他有其它动作,叶成功快如闪电般伸手搂住他的脖子,一膝盖狠狠撞上了彪子的肚子。彪子被这一铁膝盖撞得七荤八素,晚饭都给吐了出来。叶成功并没打算就此收手,双手抓着彪子的后衣领子,猛然用力将他摔倒在地,摔个二百多斤的大块头就跟摔死个小鸡子差不多。

叶成功一脚蹬在彪子的大脑袋上,戏谑的问道:“还有什么规矩,给我说说?”

叶成功这几下动作一气呵成,另外六名犯人大吃一惊。彪子在此人面前都跟纸糊的一样,几名犯人全部愣在当场,没人敢上前替彪子解围。

牢房里的犯人从来不缺杀人犯,黑道打手,凶神恶煞,犯人们心里犯嘀咕,不会这家伙是哪路黑道高手吧!三五个人在他面前根本不够看。

一名机灵的犯人转身跑到牢门前,用力敲到着铁窗,嚷嚷道:“打人了,警察快来。”

喊了半天,牢房外什么动静也没有。刘光辉已经给看守牢房的警察打过招呼,今晚无论牢房内发生什么事情,都不用管。外面的警察听到喊声,跟没听到一样,该干啥继续干啥,充耳未闻。

彪子咬牙道:“孙老四,你别喊了,我认栽!”

他心里将警察的十八辈祖宗挨个问候一遍,还让我好好照顾这家伙,分明是让这小子来虐我啊,真他妈的日了。

“算你识相!”叶成功记恨王霸虎和故意整他警察,对彪子谈不上恨,只是看这家伙飞扬跋扈的样子不顺眼,教训两下出出气就得,没必要发狠。他缓缓抬起脚,悠哉悠哉的坐到了彪子的床铺上。

彪子最佩服武力值猛地一塌糊涂的男人,对叶成功彻底服气。他小心翼翼了吐了一口血水,爬起身,还算有些骨气不卑不亢的说道:“兄弟,我彪子佩服你,以后你就是牢房的老大,你说一我绝对不说二。”

他回身对一众犯人喊道:“一个个没眼力价儿的,还不快来见过老大。”

“老大,好!”六名犯人一起喊道,然后讨好似的点头哈腰,一一来到叶成功面前自我介绍。还有人递上烟,给叶成功点上,生怕怠慢了这位牢房新老大,以后没好果子吃。

叶成功可不想在监狱蹲几年,浪费大好的青春。他吸了一口烟,吐出个潇洒的烟圈:“其实哥不做老大很多年了。”

听到牢房几声求救之后便没了声音,刘光辉奸诈一笑,转身走入另外一间审讯室,室内只有陈落雪一个人。刘光辉自顾点上一颗烟,翘起二郎腿,色眯眯的看着陈落雪,上一眼下一眼,恨不得扒光陈落雪的衣服,仔细欣赏一番。

陈落雪寒着俏脸,极其厌恶的瞪了一眼前恶心的胖子。

刘光辉慢悠悠的说道:“跟你一起被抓进来的叶成功已经交待了打架经过,足以构成严重的刑事犯罪,判个三五年不成问题。”

陈落雪心中一紧,真怕叶成功因为她入狱,争辩道:“叶成功打架是我指使的,我是主犯,有什么罪行我全承担下来,跟他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“这里是警局,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了?”刘光辉肆无忌惮的目光在陈落雪全身上下游走,“还有他打伤了十几个人,赔偿费没有二十万,受害者绝对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陈落雪真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,再厌恶这胖子也得忍着问道:“能不能跟光头商量下,这事私了?”

就等你这句话呢,刘光辉不怀好意的笑道:“我认识被叶成功殴打的酒吧老板,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,所有的事情我替你摆平,保证跟你没有任何关系,甚至还可以让叶成功少判两年。”

陈落雪警惕着问道:“什么条件?”

刘光辉炙热的眼神似乎要把陈落雪吃了,迫不及待的说道:“只要你答应做我一个月的情人!”

“呸!”陈落雪狠狠吐了一口吐沫,愤怒的喊道:“真是披着警服的癞蛤蟆,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,真恶心死人。”

刘光辉非但没生气,反而嬉笑起来:“贞洁烈女啊,我喜欢!给你一晚上的考虑时间,是你和你朋友的自由重要,还是你的身体重要?”

他大笑着,离开审讯室。

陈落雪面色心里难受,强迫自己镇定下来,考虑让叶成功免除牢狱之灾的办法。

片刻后,她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“表姐,你还没睡呢?”

“正准备睡。”电话那头冷冰冰的问道:“小雪,你怎么了?听语气不对,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?”

陈落雪道:“我跟朋友去酒吧玩,有个光头想非礼我,被我朋友狠揍了一顿,结果被带到了警察局,事情闹得还挺大。”

电话那头安慰道:“小雪你别怕,这事交给姐来处理。”

打完电话,陈落雪安下心来。

第二天,警察局刚上班,一辆高大霸气的悍马停在了警察局门口。

车上走下一名冷艳的女子,二十六七岁的样子,身材高挑,清冷的面孔精致无比,让人的眼前一亮,眼光根本无法再挪移开。只是她一脸的冰冷如万年不化的冰山般,让人无法接近。

副驾驶上走下一名律师模样的中年男子,西装笔挺,手拿公文包,一脸的严肃,两人一前一后走入了警察局。

大约半个小时候,审讯室的房门打开,一名警察对着房间内喊道:“陈落雪,有人保释你,可以离开了。”

陈落雪走出审讯室,一眼看到冷艳的女子,快步走上前跟她来个亲密的拥抱。

两人站到一起,一个热情似火,一个冷艳似冰,美貌不分伯仲,俨然一道靓丽的风景线,吸引了警察局内所有人的目光。

女子轻轻拍拍陈落雪的肩膀,安慰道:“落雪没事了,跟姐走吧!剩下的事情交给梁律师处理。”

陈落雪离开女子的怀抱,撒娇道:“还不能走,姐你还得把我的朋友保释出来。”

女子轻声道:“刚才梁律师问过了,跟你一起抓进去的叶成功是严重的刑事犯罪,不能被保释。”

陈落雪眉头紧皱,担心起叶成功:“表姐,他可是为了我才打人的,你一定要想办法救他出来。”

“放心,既然是你的朋友,我肯定不会不管的。”女子面无表情道,“去咖啡厅,你将事情的经过告诉梁律师,我们再想办法。”

“放风了!”上午十点多钟,一群警察手持电棍,挨个打开牢房门,让罪犯们出来活动活动。

一个个罪犯鱼贯从牢房中走出,结队走向外面。一名胖子警察敲敲牢门,喊道:“刀疤,你等一下。”

“找老子干啥?”一个牢房中走出一名长发男子,凌乱的头发遮挡住半边脸庞。

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!

他隔着肚兜握住她的柔软- 看着镜子摸着两人的结合处

上一篇

手指双腿液体趴着花蕊 -下面的小嘴吃樱桃上课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