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流单品

他低头含住那颗小珍珠-gl内壁凸起一点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他低头含住那颗小珍珠-gl内壁凸起一点
0

只是,她竟像睡着了一样,神态平静安详。

顾南生只觉得左侧胸口那颗跳动的心脏,仿佛被钝器击中,瞬间停滞。

周围的一切,似乎都静止了。

她死了!她用最决绝的方式告诉他,他们之间永远不可能两清。

他欠她的,无法偿还。

顾南生泪流满面。

来的路上,他一直不相信余红豆会死,她那么明亮鲜活的一个生命,怎么可能说没就没。

一定是他们在做戏给他看!

可余红豆被推进火化间的一刹那,顾南生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天人永隔。

不能呼吸,每呼吸一次,痛就更深一寸。

悲伤、愤怒无处安放,顾南生两步跨到周延宗跟前,重拳一挥砸向他的面门,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

为什么不不告诉我,她们遇到了危险?

你他妈就是故意的,对不对?

你就是见不得余红豆和我在一起,是不是?”

一拳接着一拳,每一拳都使出全身力气,仿佛要将眼前之人打死才解气一样。

“哼哼,顾南生,你也知道心痛了!”血沫子顺着嘴角往下流,周延宗也不还手,只是用眼角瞟着顾南生讽刺道,“我去找过你,可你不是说她和你没关系么?现在跑这来猫哭耗子假慈悲了?

害她家破人亡的是你,害她锒铛入狱的是你,害她命丧黄泉的还是你!

顾南生,你这个魔鬼,你现在知道心痛了是么?你也知道后悔了是么?

你活该!你自作自受!”

周延宗一声声谴责,像一支支毒箭穿膛而过,将顾南生刺得体无完肤。

痛,遍体鳞伤。

可仍是不愿放过周延宗,如果他顾南生是恶魔,那周延宗这个混蛋也是刽子手

“你他妈为什么不把话说清楚?你如果说清楚,我会去救她和孩子!那是两条命,你害死了她们!”顾南生怒吼的声音响彻走廊,拳头的力道越来越重。

“少在这演戏,我才不信你会有那么好心!再说孩子是我周延宗的,和你有什么关系?凭什么让你去救!“周延宗一手抹掉嘴角的血,恨恨的看着顾南生。

顾南生揪着周延宗领口的手有些许颤动。

虽然,虽然他一百次、一千次的怀疑余红豆的孩子是周延宗的。

但此刻在他的嘴里得到认证,顾南生还是错愕不已。

“顾南生,少在这给老子惺惺作态了!一定是你派人害死红豆和孩子的。除了你,没有人会这样恨她!”周延宗啐出一口血沫。

“顾南生,我现在没有证据。但今天,你打死我便罢了,你要是打不死我,我早晚会查出是你的人害死了红豆和孩子,我一定要你去给她们陪葬!”周延宗棕铜色的眸子里,溢出滔天的恨意。

就在两人揪扯不清之时,工作人员赶紧把两人拉开,“打什么打,要打出去!这里是火葬场,不是拳击馆!”

顾南生猩红着双眼,不肯罢手。

“年轻人,逝者已矣!

你们在人家尸骨未寒时,大打出手,也不怕搅了逝者的安宁,让人家上路也走的不安心?不

管谁对谁错,到此为止吧!活着的,都好好活着!”

围观一个白发老者的感叹,让顾南生清醒起来。

是呀!他已经害了她那么多,不该再扰了她的清净!

顾南生正了正歪曲的领带,挺直脊梁,“周延宗,你要查便查,随时恭候!可你欠红豆的,我也会讨回来!”

他要统统讨回来,他要查出害死余红豆的真凶。

那以后,他再去找她,求她原谅。

余红豆彻底消失了。

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,都不可能再有她的踪迹。

顾南生的心也仿佛被掏空了。

左侧胸口那个大洞深不见底,不时有穿膛的冷风刮过,冻得他直打寒颤。

只有拼命去查害死余红豆的真凶才能稍有缓解。

对余红豆的思念,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,越发的疯长。

他在书房看书,抬头就看到她安静的坐在一旁安静的作画,颜料不小心抹在她的脸上,她撒娇道,“南生,你快来,帮我把它擦掉!”

他在办公室批文件,回身就感受到她趴在他的肩上,用鼻尖蹭着她的脸颊,调皮的挑逗他说,“南生,我没有文件美么,你为什么都不看我呢?”

他到厨房喝水,总能闻到她做的菜香,她系着围裙,端着他最爱的素三鲜,朝着他颠过来,“南生南生,我第一次下厨,你一定要把他们都吃光!”

他到浴室刷牙,清楚的看到她也拿着情侣牙刷,靠在一旁一边吐着牙膏泡泡,一边对他做鬼脸。

他太想他了,生存的每一寸空间都有她的气息。

他伸手去抓,她的身影就会如泡沫般彻底消失不见。

很多时候,他分不清自己是梦是醒。

他想起那些甜蜜的细节,在曾经只为报仇的他看来,都是余红豆在犯贱。

可回首过往,有她的日子里,他阴翳的生活,总是洒满阳光。

那光温温润润,不刺眼不躁动,却十分活跃动人。

现在,属于他的那抹阳光就这样消失了。

这一切,他居然在彻彻底底失去她时才恍然大悟。

他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、混蛋。

他开始失眠,吃多少安眠药都无法安睡。

睡不着,他就夜夜去酒吧买醉,想灌醉对余红豆的疯狂思念。

他想也许那些思念醉了,就没那么清晰了,也就没那么痛苦了。

可是没用。

思念在酒精的作用下,愈发浓烈。

那些疯长的思念,像汹涌扑来的潮水,呛得他透不过气、爬不上岸,就那样淹没了他,令他窒息、让他绝望。

可是,他竟然沉浸在这种纠缠的情绪中,无法自拔。

在酒吧,任何女人靠近,他都用冷漠疏离,甚至是鄙视傲慢,让人望而却步。

偶有不知死活的女人,攀在他胸前身后调情撩拨,也被他毫无兴趣的推到一旁

他就像只高冷的雄狮,守着自己的领地,不容许任何人靠近、侵犯。

女人们看着这个拥有妖孽般俊美面庞、自顾自喝着闷酒的冷脸帅哥,望洋兴叹地猜测着他的性取向。

“年轻人,逝者已矣!

你们在人家尸骨未寒时,大打出手,也不怕搅了逝者的安宁

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!

小妖精 水这么多-还嘴硬 红袖添香吧瑶心魅

上一篇

乖 抬高腿 啊 叫出来-摩擦 贴合 进入 湿润gl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