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流单品

校园h校花催乳小说-柔软花园紧贴弍磨gl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校园h校花催乳小说-柔软花园紧贴弍磨gl
0

她虽然是个农村姑娘,却是实打实的高材生,听说还是一个校花,身材比起那些当红模特也不遑多让。

现在她正换衣服,准备去洗澡。

脱掉胸衣以后,她毫不顾忌地转过身,正面直对着傻呆呆的赵丰,一脸的坦然。

因为在她的印象中,赵丰是个傻子!

一年前赵丰的父母和万芸芸的父母一起帮着别人运货,山里的路难走,赵丰的父母临死之际拼死护着万芸芸的父母,夫妻都没能回来。

赵丰本来就生病,得到这个消息更是悲痛欲绝,再醒来就傻了。

只是前两天他被村里的混混用石头砸了脑袋,脑子莫名其妙地就恢复了。

但是这件事千万不能让万芸芸知道。

因为这件事,万芸芸一家三口都觉得愧对赵丰。

万芸芸更是寸步不离,睡觉都在一起睡!生怕出什么事情。

她现在还不知道赵丰已经好了,赵丰也没打算暴露。

一旦暴露,现在的所有福利就全没了。

赵丰如今已经二十岁,没傻的时候也跟兄弟一起埋在被窝里天天看岛国片。

万芸芸的长相身材都是一等一的好。

尤其是胸前的饱满,赵丰只是看着就能想象入手的绵软。

赵丰想着,心头火热,手也慢慢向前。

只是手刚伸过去就被万芸芸一把抓住。

“你这是要干嘛?洗澡要等一会儿知道吗?”万芸芸怎么也想不到,她心里单纯的傻弟弟如今已经不傻,甚至还觊觎她的身体!

赵丰看着那团柔软,心痒难耐,故意装傻子的语气:“姐姐,你胸口怎么有两个大球?我的就是平的。”

万芸芸似乎从没想过他会问这种问题,精致的小脸一片红晕。

她哄小孩儿一样地解释:“因为姐姐是女孩子啊,小丰你是男孩子。”

赵丰心下窃喜,却是无理取闹一样地道:“姐姐你让我摸摸。”

“这怎么能摸?”万芸芸一片尴尬。

她是不顾及赵丰,因为他的神智只相当于一两岁的小孩儿。

但怎么能上手?

她以前交往的男朋友还没碰过她那里!

赵丰见她不同意,嘴巴一扁,都要哭了:“姐姐你坏!你要是不让我摸,我就去找阿姨告状!说你欺负我!”

万芸芸惊惧之下,忘了自己已经脱光,急忙站起来:“别啊,要是被我妈知道了肯定骂我。”

赵丰干脆转身要出门。

万芸芸无奈,只能羞恼地说:“你别去告状,姐姐让你摸摸还不行吗?”

赵丰怀疑地看了她一眼,警惕地道:“是你说的?”

脚还保持着往外走的姿势。

万芸芸脸上已经红透了,说:“我说的!”

赵丰欢快地点点头,一步就迈回来,眼巴巴地看着万芸芸的胸口,恨不能现在就把手放上去。

万芸芸深吸一口气,还是把捂着胸口的手放开了。

那对柔软随着她的动作跳动了两下,然后静悄悄地躺在那里,等着赵丰的手。

赵丰的手伸过去的时候还有些紧张,更多的是对万芸芸身体的渴望。

同时也有些后悔。

这一年多俩人同床共枕,他居然什么都没做!

手要碰到的时候,万芸芸忽然往后一退,本能地有些尴尬。

第二章

赵丰哪儿管得了那么多,二话不说伸手过去,直接抓住那个位置。

温热绵软!

比他想象的还要舒服,赵丰几乎要叹息出声,抓着那东西几乎不舍得放开。

万芸芸被他触碰的时候就颤抖了一下,喉咙里挤出一丝不明显的声音,眼睛也往旁边看。

“芸芸?我洗好了,你赶紧过去。”外面万芸芸的母亲徐芳扯着嗓子喊。

万芸芸的脸登时红透,紧张地想拿掉赵丰的手,却发现他的力气比自己大很多。

徐芳紧接着又问:“小丰是不是也在你房间呢?让他出来吃饭了。”

赵丰兴奋中又带着一丝坏笑,说:“阿姨,我在姐姐房间玩儿呢。”

徐芳看了一眼关着的房门,哄着说:“先别玩儿了,吃完饭接着玩儿,芸芸你别老惯着他。”

“小丰乖,先去吃饭好不好?”万芸芸胸脯还被赵丰抓在手里,说话都不敢大声,生怕被妈妈听出什么。

赵丰却觉得异常刺激。

手下揉捏的动作不停,不断有血液往下方汇聚。

他惊讶地看着万芸芸红通通的脸:“姐姐,你是不是偷吃辣椒了?小丰也要吃。”

说着嘴就要贴上万芸芸的红唇。

幸好万芸芸躲得快,说话时嘴里喷出的热气都要把自己点着了:“姐姐就是觉得有点儿热,脸才红了,等出去就好。”

“是吗?怪不得姐姐要把衣服脱掉,我也要脱!”赵丰故作无知,欣赏着万芸芸动情的模样。

万芸芸尴尬地按着他的另一只手:“别,小丰不是还要吃饭?”

赵丰状似苦恼地想了想:“是啊,肚子饿了。”

他瞄了眼手里还握着的柔软,眼睛一亮:“姐姐,小丰要吃奶,别的小朋友都吃奶,只有小丰吃饭!”

赵丰鼓着嘴,一副不满意的模样。

万芸芸以前从来没觉得带赵丰会这么累。

她脸色红润,泪水都要出来了:“姐姐还没有孩子,没有奶水,小丰乖乖去吃饭。”

赵丰又扁了嘴,沮丧地道:“姐姐是阿姨的孩子,那阿姨是不是有?小丰去找阿姨吃。”

“你给我回来!”万芸芸难得大声对他说了一句话。

然后不好意思地红着脸坐在沙发上,说:“可以是可以,只是咱们约法三章,你要是说出去以后就没有奶吃了。”

“好!”赵丰眼前一亮,等的就是你这句话。

赵丰几乎是急切地走过去,蹲坐在万芸芸面前的小板凳上,两只手一左一右都没有空闲。

张嘴凑了过去,像小孩儿吃奶一样。

赵丰抬眼看了下万芸芸的脸色,虽然还有些抗拒残留,更多的还是沉迷。

万芸芸紧绷的身体慢慢的就软成一滩水,贴着赵丰的肩膀,觉得羞耻。

她也二十三四岁了,却从来没有经历过那种事,只是该怎么做还清楚。

“呜嗯~小丰换一边好不好?”

她脸上已经红的要滴血,小嘴的热气喷洒在他头顶。

赵丰当然从命,笑嘻嘻地抬头:“姐姐这里好好处吃啊。”

“是吗?”万芸芸低头对上那双眼睛里的纯净,忽然觉得自己的心思肮脏。

只是身体的感觉是诚实的。

第三章

赵丰碰到另外一边,对方的身体明显颤抖,却闭着眼睛,嘴里时不时发出一声嘤咛。

他看着万芸芸的变化,感叹万芸芸的单纯。

“姐姐,我这里好热,裤子勒的我好疼,我是不是生病了?”赵丰有些苦恼地低头,那里的反应非常明显。

万芸芸只感觉胸口一凉,还没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么。

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脸上已经红透。

她嗫嚅两声,小声解释:“不是,这是小丰长大了。”

那眼睛一点儿不敢看过去。

赵丰不死心地继续说:“可是姐姐这里这么没有?姐姐也是大人啊?”

说着,他疑惑的手指已经落在那块仅有的布料上,还用力捏了捏。

万芸芸被他捏的身体发软,飞快地把腿合上,却把赵丰的手夹在了两腿中间。

她尴尬地把那只手拿出来,有些警惕地把自己脱掉的衣服穿上:“这种事情小丰只能跟自己的老婆做知道吗?我是你姐姐,我们不能做这种事。”

“可是小丰下面好痛!”赵丰哇的一声,挤出两滴眼泪。

万芸芸头疼的看着这个弟弟:“那姐姐帮你揉揉,你别哭了好不好?”

她很确定,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不如赵丰,甚至她自己也宠着赵丰。

心道得逞的赵丰也害怕惹得外面的人注意,顿时笑着说:“那姐姐赶紧。”

拉着万芸芸的手就往自己那里放。

万芸芸对上他纯洁的视线,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:一个小孩子,不用介意那么多。

百般纠结地按在那处。

“怎么这么大?”万芸芸像摸到了烫手山芋一样,飞快地收回手。

她是没见过别的男人的,但是赵丰这个明显不合常理。

偏偏赵丰还用那种懵懂地眼神看着她:“姐姐你怎么了?”

万芸芸尴尬地咧嘴笑笑,说:“没什么。”

“没什么那就继续吧。”赵丰把她的手又拉回来。

今天怎么都要解决一次!果然傻子就是有好处。

万芸芸脸色通红地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,肉眼看见的比手测量的更让人惊讶。

她小声嘟囔:“小丰以后要是结婚了你老婆就有福气了。”

赵丰倒是想现在就让万芸芸体会一下这种幸福,可是外面还有人。

他只能化悲愤为动力,两只手用力握着万芸芸。

隔着有些粗糙的衣服,有种别样的刺激。

万芸芸“嗯”了一声,惊呼:“不可以碰那里!”

“赶紧放开好不好?不然我就不帮你了。”她被赵丰拿捏着,动也不敢乱动。

赵丰也不想这一次就弄的太过分,顿时松了手,说:“那姐姐能不能伸进去,在外面感觉还不够。”

万芸芸忙不迭地答应,生怕他会反悔。

赵丰被她温热的手心松松地握着,不甚满意地握着万芸芸的手,一下子把那里包裹紧了。

“姐姐你快一点,我那里有些不舒服。”他带着万芸芸的手在那里晃动。

万芸芸脸上热的能煎鸡蛋。

还是诱哄着说:“我知道了,小丰别着急。”

她说的时候,两条腿不住夹紧。

第四章

赵丰眼睛一转,道:“姐姐,你那里是不是也不舒服,要不要我帮你?”

“不用!”万芸芸一口回绝,把已经起了反应的地方挡住。

赵丰有些遗憾,眼睛还时不时地往那儿飘。

万芸芸倒是没注意到他不同寻常的视线,只想着赶紧把眼前的事情给解决了,再这么下去,她也忍不了了。

可是赵丰下面的能力出奇的强悍。

万芸芸弄的手腕都酸了他还没结束。

她无奈讨饶:“小丰今天就放过姐姐好不好?姐姐还没吃饭,没力气帮你了。”

赵丰眼里立马出现泪花,委屈地护着自己两腿中间的位置,说:“姐姐,我真的好难受,你帮帮我好不好?”

万芸芸被他的眼神看的无奈,一咬牙,换了一只手上。

万芸芸本就生涩,又碰上赵丰这么一个天赋异禀的,到最后也只能讨饶。

“姐姐真的累了,还有点儿不舒服,小丰能不能让姐姐休息一会儿?”她连举起胳膊的力气都没了。

赵丰有些无奈,还没说什么,就被万芸芸推出房门:“姐姐今天不舒服,你跟我妈说我睡了。”

徐芳久久等不来人,只能来喊:“小丰你在门口站着干什么?”

“姐姐不舒服,说不吃饭了。”赵丰乖巧地回答。

虽然年过半百,徐芳也是村里众多中老年男性的梦中情人,丰满的身材比起年轻人也不遑多让。

徐芳看了眼,没怎么放在心上:“那你先来吃饭吧,都凉了。”

“嗯。”赵丰应了一声,却没跟徐芳走。

他心里有一个想法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

确定徐芳已经走了,他才偷偷摸摸走到窗户下面,刚刚万芸芸太着急,只拉了百叶窗,从外面看的还非常清楚,房间里的场景和赵丰想的差不多。

万芸芸自己也忍不住了。

她脱了衣服,只剩下臀部的一点布料,葱白的手在姣好的身躯上游移,精致的脸庞上满是沉迷。

不一会儿,那只手就伸进了那块黑色的布料中间,只可惜被雪白的长腿挡着,看不清里面。

“嗯~还不够~小丰~”

万芸芸嘴里说出来的东西本就是不经过大脑,落在赵丰耳朵里却如同惊雷!

赵丰只感觉浑身上下只有那个滚烫的地方有知觉,叫嚣着要占有那个曼妙的身体!

只是具体要怎么谋划还要好好考虑,赵丰不希望万芸芸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自己。

晚上睡觉的时候,他又不可避免地想到了这一点。

因为万芸芸没穿衣服在他旁边睡觉!

那段尴尬的时间过了以后,万芸芸就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。

赵丰心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睡不着,也要装作没心没肺熟睡的模样。

半夜,他忽然感觉身边温热的身体忽然凑近自己。

一只温热的小手忽然从身边钻进自己裤裆,准确地摸到那个已经休息的位置。

赵丰被这一下摸的浑身激灵,为了不吓到万芸芸,他只能装睡。

而万芸芸踏出第一步以后,小手慢慢抚慰已然开始苏醒的部位。

第五章

今天没有得到发泄的地方此刻很容易就受到刺激。

那温热的小手在上面磨蹭两下,赵丰才假装刚刚清醒,问:“姐姐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然后看了一眼自己身下,心里激动地道:“姐姐,我是不是要死了?”

万芸芸鬼迷了心窍,睡觉前被赵丰这么一折腾,一个晚上都睡不着。

她咬着嘴唇,脸上因为害羞红扑扑的,让人想在上面咬上一口:“小丰不会死,但是得病了,姐姐在帮你治病。”

她眼里闪过一丝惊喜。

然后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,手掌牵着赵丰因为身体变化而格外火热的手掌按在自己胸口,哄骗一样地说:“小丰按照姐姐说的做,不会有事儿的。”

赵丰懵懂地点头,心里却乐开了花,还准备从长计议,没想到她自己倒是忍不住了。

过了一会儿,才难耐地把拉着他的手往下:“姐姐这里面有药,你自己找找。”

“可是姐姐那是方便的地方。”赵丰被那只手恨不得现在就进入万芸芸的身体,这种强烈的渴望要把他所有的理智击溃!

万芸芸媚眼如丝地看着他,红唇轻启:“可是你看你都没有对不对?”

赵丰压抑着自己的本能,艰难地点点头。

万芸芸接着诱哄:“这地方是男孩子没有的,所以男孩子这里的病就要女孩子下面的药来医治,如果不够的话,那就多抹几次就好了。”

赵丰心里扑通扑通乱跳。

他往里面伸了伸。

身体的血液因为这种突破几欲沸腾。

万芸芸咬着嘴唇忍着即将脱口而出的惊叫,声音里也带着微小的喘息:“你往里面摸摸,里面更多。”

“可是我感觉有点儿脏,你不能自己来吗?”赵丰坏心地挑逗着。

万芸芸怎么能这么放弃,有些着急地道:“这药就是要自己抹才有效果。”

赵丰面上有些无奈。

等万芸芸觉得没事儿的时候,又开始作妖:“可是直接涂抹到生病的地方不是更快吗?”

万芸芸有些羞涩,手下握紧:“现在还不行,姐姐这里只能给你摸摸,然后留给自己老公的。”

“那你叫我老公不就好了?”赵丰忽然被握紧,呼吸都好像带着火星。

万芸芸表情诧异,这个逻辑真的是一个傻子能有的?

赵丰心里得意,半夜没事儿刺激人的代价就是这个。

万芸芸憋红了脸也只来了一句:“这个不太合适,等你以后长大了就懂了。”

“可是我比你高。”赵丰眨眨眼。

万芸芸被他说的没脾气,那地方也有了不小的反应。

时不时地发出一两声奇怪的声音。

万芸芸明显也有了感觉。

他眨眨眼,压着嗓子道:“姐姐,你这样我费劲,不然你把小裤脱了?”

第六章

他动一下,万芸芸就给他一个回应。

妖娆的身躯在床单上扭来扭曲,听见他的话顿时停了。

她似乎有些不太明白赵丰的意思。

过了一会儿,小嘴里才出来一个“好”字。

赵丰心神颤动,目光不着痕迹地落在她被包裹着的那处。

那地方随着布料的褪下慢慢露出里面。

他的手还呆在那里,相比万芸芸温热的身体,那地方的温度可以用滚烫来形容。

甚至在她脱衣服的时候,还不小心磨蹭了两下。

万芸芸最后也只脱到了腿弯,有些羞涩地低着头:“可以了。”

赵丰鼻尖萦绕着万芸芸身上的体香,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。

盯着那里,浑身的热血仿佛都涌向了激动的地方。

万芸芸的脸已经红透,或许是第一次尝试这么刺激的事情,她眼里也有些忐忑:“小丰,舒服吗?”

赵丰已经说不出话了。

他涨红了脸,努力克制自己想把眼前的女人抱进怀里的强烈想法,放在她胸口的手不知不觉地用了点儿力气。

万芸芸“嘶”了一声,水润的眼睛带着点儿埋怨盯着他:“你轻一点儿。”

然后接着埋头替赵丰工作。

赵丰心里填的满满的,下面舒服的感觉让他飘飘欲仙。

他是一个特别知恩图报的人,卖力地在万芸芸下面寻找自己需要的“药”。

“嗯,再往里,里面有更多。”孙芸芸小声催促。

等到结束,万芸芸已经累的睡着,而赵丰还没有彻底解决。

看着那地方,他只能起身。

没想到万芸芸被他一个动作就弄醒了,迷迷糊糊的问:“小丰你去哪儿啊?”

“我去上厕所。”赵丰弯着腰,生怕被万芸芸发现自己还激动的那处。

没想到的是,他出来解决下个人问题,还能发现一个大秘密。

此刻本来该寂静一片的树林里却隐约传来了奇怪的声响。

“你轻一点儿,别让人听到了。”

“这个时间哪儿会有人过来?你赶紧让我摸摸,都快想死我了。”

赵丰被这声音吸引,没想到出来竟然还能有这种乐趣,哪儿来的野鸳鸯在这儿干坏事儿,偷偷摸摸的走了过去。

这一看就再也挪不动脚步。

被人扒光按在草地上的,不是徐芳又是谁?

平时看起来平平淡淡的模样,没想到身材还真的不错。

现在胸口正被人捏在手里,脸上满是难耐的表情,嘴里时不时咕哝两声,叫的赵丰都心痒痒。

“怪不得平时在家不跟叔叔亲近,原来是早就已经开始偷汉子了。”赵丰浑身的血液都往头顶冲去,手慢慢摸到起反应的地方。

却总感觉差了点什么。

赵丰心猿意马时,趴在她身上的那人正好转身,吓得赵丰一个激灵。

确定那人没看到自己,他才又伸出脑袋: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那人是他们村里刚来的刘医生,四五十岁的年纪还打扮的跟三十多岁一样,刚来没根基,可是村儿里的那些阿姨和寡妇们都喜欢到他那儿。

徐芳两条腿大张着,刘医生正准备进入。

赵丰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,徐芳嘴里美妙的声音火焰一样把他的血液一点一点烧的沸腾,恨不能现在是自己代替刘医生进去徐芳的芳草地!

徐芳媚眼如丝地扒着刘医生的胸口,嘴唇贴在他胸口不断落下吻痕。

她媚眼如丝地盯着身上的人:“刘医生,多亏了你我才真正体会到做女人的快乐。”

“是你让我体会到了幸福。”刘医生语气深沉,两个人忘情地吻在一起。

刘丰看着他们那个情况,再看看自己自力更生,故意咳嗽两声。

徐芳和刘医生慌张地爬起身,尤其是徐芳,胸口的那对美好都被她挤得不成样子。

她紧张地扒着衣服,也不管被晾在空气里的那根黄瓜,小声道: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刘医生暗骂一声,急忙提上裤子。

等徐芳不见人影了,赵丰才从草丛里钻出来。

“刘医生,雅兴不错,半夜还有这么大的艳遇?”赵丰嘻嘻笑着。

刘医生慌了,讨好地笑着:“小兄弟,你不会说出去吧?”

等看清月光下的那张脸,他有些奇怪地说:“赵丰?真是晦气!你在这儿干什么?赶紧回去!”

等看清赵丰的脸,刘医生就开始后悔。

一个傻子能干什么?还浪费了一个大好的机会。

徐芳可是这村儿里多少男人都想弄到手的女人!

赵丰冷着脸看刘医生不把自己当回事儿的做派,道:“在这儿看你跟徐阿姨当野地鸳鸯,年纪挺大,玩儿的倒是新鲜。”

他满意地看刘医生回头。

“你不傻了?”刘医生心惊胆颤,忍不住咽了口唾沫。

心思电转想着对策。

要是被赵丰把这件事儿说出去,他在这个县城都待不下去!

赵丰静静地看他在那儿思考。

过了一会儿,才说:“你想好没有?”

“你想怎么样?”刘医生也是在外面见过大世面,心生厌倦才来这个小村庄。

本想着猎艳,没想到被一个傻子坏了好事儿。

赵丰不急不忙地说:“你明天去万家,告诉他们你能治好我的病。”

刘医生警惕地看着他,确定他没有说谎,才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赵丰这才得意地回去。

月光从窗口进来,照在躺在床上的万芸芸身上。

她睡觉习惯不穿衣服,今天就连仅剩的一块遮掩的布料也被弄脏,干脆没穿。

赵丰的呼吸陡然变得粗重。

他慢慢上床,万芸芸也配合一样地变成平躺,双腿张开,露出里面的美景。

赵丰的呼吸都变得急促,他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,生怕放过里面的意一丝美妙。

火热从脚底烧到头顶,他颤抖着伸手摸了一下那秘密花园,兴许是万芸芸睡觉前累的慌,这样都没醒。

赵丰深吸一口气,伸手贴着那闭合的入口,似乎想探索一下里面的构造。

正当这个时候,万芸芸醒了。

赵丰电击一样把手收回来,可是两腿中间的那位置却怎么都掩盖不住。

万芸芸睡梦中感觉那里痒,一睁眼却发现赵丰正蹲在她两腿中间,手上还沾染了一点透明的液体!

她羞愤地合上双腿,双手捂着那片地方,磕磕巴巴地质问:“小丰你干什么?”

赵丰觉得兴奋又刺激,傻呵呵地笑着,指着自己崛起的位置:“小丰这里痛,姐姐睡着了,我想自己找药。”

他脸上慢慢浮上红晕:“是不是不对啊?”

万芸芸像是受惊的狐狸,一双眼睛水润又勾魂摄魄,把赵丰的魂儿都给勾没了。

他痴痴地看着万芸芸的时候,那里忽然一阵温热。

赵丰猛然回神,对方的手居然摸进他裤子里握着那个地方!

他的灵魂都要从身体里飞出去了,那地方像是燃起了火苗,轰地一声烧掉了他所有的理智。

就在赵丰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,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
“不行,我在干什么啊?”

万芸芸瞬间惊醒,看着手里的东西,脸红了个彻底。

她急忙给自己穿上衣服,那对东西在空气里晃荡。

她着急地哄着:“小丰,我们改天再治病,今天就先到这里好不好?”

赵丰心里愤愤,嘴上却道:“那你亲我一口。”

万芸芸心里着急,匆忙在他脸上落下一吻就急忙去开门。

赵丰脸上带着傻呆呆的笑容,眼睛却转向门口。

他倒是要看看什么人敢过来打扰他的好事儿!

只是看了一眼,他的心跳都要停下了。

这女人长得真好看,身上穿着有些过时的衣服,皮肤吹弹可破,哪怕是素颜也比那些明星磨皮美颜才能放在镜头上的皮肤要好得多!

头发扎成简单的一束马尾放在脑后,嫣红的嘴唇此刻紧抿着,尤其是胸前的那对胸器,把宽松的衣服也被高高撑起,看起来极其诱人!

“芸芸,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?”

来人一把抓着万芸芸的胳膊,一对胸器在胸口晃荡,

脸上满是焦急:“我爸现在还在医院等着打钱,可是我不会转,要是再交不上医院就要把他们赶出来了。”

万芸芸无奈安抚:“你放心,先进来。”

来人叫莫静雅,也是他们村儿里的一枝花,不过刚上过小学就不上了。

没见过外面的世界,怪不得这么单纯。

赵丰看着她,心里也升起了几多兴奋,滋生了不少旖旎的念头。

莫静雅有些不解,慌张地说:“钱在我家呢,你会把它弄到手机里再发到银行卡上吗?”

万芸芸热情地把人按在床上,说:“现金当然不能,你要转多少跟我说,明天你再把钱给我。”

莫静雅这才安心

她忐忑地坐在床上,万芸芸打开灯,灯光下的她更显得娇俏动人。

漂亮的脸蛋,前凸后翘的身材,或许是经常干活,身上没有一丝赘肉,每一寸曲线都像是上帝精心雕刻出来的。

她身上的气质不同于万芸芸读书人的清贵大方,朴实干净的人在那儿一坐,要是放在那些大城市,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沾染这块干净的处女地。

赵丰也一样。

她注意到我的目光,转头对我微微一笑,有些可惜:“小丰你在家也乖乖的,都上到大学了,可惜傻了。”

莫静雅倒是想上学,可是家里穷,妈妈又总生病,她连出门打工的机会都没有。

万芸芸去找她爸万海洋要他家的银行卡,莫静雅就静静坐着跟我共处一室。

我的目光一直关注着她胸前的高耸,不过咽了口唾沫。

她的这对,看上去比万芸芸的还要大。

赵丰亢奋的不行,下面已经鼓起的地方也开始流口水。

他一把抓住了莫静雅的前面。

毫无防备的莫静雅当时就想躲,但是被他更用力地抓着。

赵丰感觉手心里的东西柔软而且充满弹性,手心那个凸起的樱桃很快就变得硬邦邦的。

“啊~”

羞人的声音一出口,莫静雅迷人的娇躯都开始颤栗。

她羞恼的捂着自己胸口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清亮的眸子里仿佛含着醉人的春水,看的赵丰热血沸腾。

他努力装作之前的傻子,委屈地蹲在床上戳床板:“球,球,小丰要玩儿球,软的,热乎乎的。”

莫静雅忽然反应过来这是个傻子,有些不好意思地红着脸:“对不起小丰,可是这球不能随便玩儿。”

“为什么不能玩儿?”赵丰万分委屈。

他刚刚手都进去了才发现这小妮子竟然没有穿里衣,里面是真空的,莫静雅又羞又气,一张精致的小脸上满是委屈:“就是不能玩儿!”

“小丰要玩儿!”赵丰干脆撒泼打滚,眼看就要躺床上哭了,“你们都有,就我没有!”

莫静雅心道自己跟一个傻子计较这么多干什么?

可是赵峰不管怎么样都不停下,她只得妥协。

拉开衣服的时候,她还往外面看了眼,确定万芸芸短时间不会回来,她才把门关上,道:“只能玩儿一会儿,不然小丰就是不乖。”

赵丰忙不迭地点头,生怕她忽然反悔。

衣服拉上去,下面是略紧的松紧带,拉上去的时候带着那硕大也往上抬起,像一颗被勺子按着的大果冻,雪白又有弹性。

到顶端以后才坠落下来,剧烈地颤动两下,像是装满水的大气球。

赵丰当时就看的呆了。

这么大的东西,怪不得当时摸的那么过瘾!看的他呼吸都快忘了!

目光仿佛一只不止餍足的饕餮,赵丰能感觉到自己口腔里不断分泌的口水,舌头也不甘寂寞的在嘴里不安分地待着,无比渴望能品尝一下那里的美妙滋味。

莫静雅本就羞涩,被他看的脸红到了耳朵尖。

她破罐子破摔地一跺脚,连累的那里也跟着颤抖:“你倒是玩儿啊!不然我就盖起来了!”

清脆的嗓音里好像含着醉人的春水。

赵丰呆呆地应了一声,急忙扑上去。

一手抓住那里的瞬间,两个人都发出一声惊叫。

“啊!”

莫静雅是羞的。

她那里除了自己哪儿被别人碰过?

赵丰的掌心滚烫,也不知道是碰到哪儿了,弄得她浑身都算算妈妈,酥软的恨不能现在就倒地上。

赵丰摸到,脑子都要空白了。

手心里的东西弹性十足,迫切地想从他的手心里跳出来,几次都差点儿从他手里滑落。

莫静雅被身上陌生的感觉逼得要哭了:“你快点儿,芸芸马上就回来了。”

“我要吃饭。”赵丰天真地说出这句话,在莫静雅心里弄出一阵惊雷。

她又羞又气:“你吃饭就去吃!”

“小丰要吃奶。”赵丰被她凶,手里用力,嘴也扁着,眼眶里似乎有水光聚集。

莫静雅俏脸上通红一片,赵丰再傻,那也是二十岁的大小伙子!

她故意板着脸威胁:“你要是不听话,我就打你屁股!”

“不嘛!我就要吃奶!”赵丰又开始撒泼。

同时眼睛看准机会,噘着嘴对着莫静雅的胸口就冲过去!

眼看就要得嘴,莫静雅忽然反应过来,白皙的手掌捂在关键的位置。

赵丰只来得及亲上一个手背,没碰到那个让自己浮想联翩的地方。

莫静雅板着脸,说:“小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呢?”

赵丰立马仰着头,一副准备大哭一场的模样。

莫静雅急了,她本来就是来找人帮忙,也知道赵丰在万芸芸一家人心里的地位,急忙看着窗外生怕万家的人过来了。

她哭丧着脸,白皙的皮肤浮上点点红晕,细小的绒毛点缀其上,诱人的水蜜桃一样吸引着人上去咬一口。

那处饱满也被莫静雅慌乱之下用力按出来一些红色的痕迹,看上去更是诱人无比。

“你快点儿,别让芸芸姐姐发现了。”莫静雅红着脸松开手。

赵丰哪儿还听得进去她在说什么?毫不犹豫地把脸贴上那处挺翘的如软,诱人的体香熏熏然进入赵丰的大脑,让他像是喝了百年陈酿一样,晕乎乎的。

他不担心万芸芸什么时候会进来。

万家也没有多少家底,银行卡里的钱更是早就借给了徐芳娘家的妹妹。

万海洋只能先去旁边看看谁家银行卡里有这么多钱。

农村里总觉得存到银行卡里钱就没了,什么都没有现金放在自己身边让人放心。

莫静雅那里软软的,似乎还有天然的少女体香,本能地撩拨他已经紧绷的神经。

“你,你别乱动。”

莫静雅娇声央求,一双眼睛也带着泪光。

她的腿软的不成样子,只能浑身瘫软地靠在床头。

耳边的娇声软玉让赵丰更是兴奋,手下的身体跟着他的动作做出各种生涩却迷人的反应。

品尝开拓着身下的这具娇躯,赵丰心里猛然升起一个更火热的念头。

有些人这里是敏感点,被人碰一下下面就不断流水。

不知道莫静雅反应这么剧烈,是不是真的?

赵丰期待地看着莫静雅满是红晕的妩媚脸庞,她已经闭上眼睛,难受地靠在那里,贴着墙壁磨蹭,试图让冰凉的墙壁缓解身上陌生的燥热。

“我好难受啊,你能不能停下?”

莫静雅软语相求,已然带了哭腔,抓着床单的修长手指已经开始泛白。

这哭腔却让赵丰更加兴奋刺激。

他伸手摸上莫静雅的大腿,悄悄撩起那已经被掀起来的裙摆:“姐姐,我帮你……”

缓解难受。

话还没说出来,门外就传来万芸芸兴奋的声音。

莫静雅猛地回神,红着脸把自己的衣服赶紧拉下来。

赵丰的手被留在里面,恋恋不舍地抓着那一处柔软。

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!

把她绑在玉势上调教/顶住岳李尽欢

上一篇

催乳 春药 高潮 小说-人妻的大肉蚌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