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流单品

抵在浴室挺进撞击,满是肠液的肠腔肉壁里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抵在浴室挺进撞击,满是肠液的肠腔肉壁里
0

我开始检查她,她只是扭伤了脚,在我的推拿之下,已经基本没问题了,她身上并无伤。

但我还是趁机一边欣赏美景,一边帮她推拿。

她很是害羞,微闭着眼睛,压根不敢看我。

“你其余地方没什么伤,但为了防止意外,我给你松一下筋骨,让血脉通畅一下,好好放松一下。”

稍微检查之后,我对郑雅丽道。

“好的,房东,谢谢你。”郑雅丽同意了,还向我道谢。

于是,我开始给她推拿,从颈部、到肩膀,到手臂,到腰部,甚至是腿部。

最后,我的手慢慢到了她那一对下方的位置推拿,甚至,有时候手指还若有若无地扫过那两个地方。

但我的动作幅度不大,让她觉得我不是故意的。

因此,她脸色绯红,却没说什么。

而我,此时手都有些颤抖,因为那地方,实在是太有弹性了,我很想用手掌直接覆盖上去。

而在我的慢慢撩弄之下,她的呼吸也有些紊乱了起来,似乎我这种若有若无的接触,让她觉得很是刺激。

大概二十几分钟之后,我适时地结束了对郑雅丽的按摩和推拿,道:“你没什么伤,不过……”

我欲言又止。

“不过什么?”

郑雅丽脸色微红问道,其实,我看出来她刚才对我多少有些动情,不然不会在我要送她回去的时候,却要留下来让我检查。

“你的身体经络,有些问题,你是不是最近夜梦频繁,而且白天精神状态不好?”

我故意道,我虽然懂一些推拿,但是我在医术上毫无造诣,是故意瞎掰的。

“房东,你不是医生,没想到懂的真多,最近我的确睡不好,精神也不是太好。”郑雅丽叹气道。

“其实,你这个身体,要调理还是很容易的,当然,鉴于你目前的情况,只怕不好调理。”我开始卖关子了。

“房东,你能不能说得明白一点?”郑雅丽好奇了起来。

“这话,有点难以启齿啊。”是继续吊郑雅丽的胃口。

“你直接说就是了。”郑雅丽道。

“那我说了啊。”我犹豫了一下之后道:“看你的经络,你……你应该是长期得不到男人滋润,得不到关心,因此身体机能下降,失眠多梦。”

“胡说!”郑雅丽一下脸红了,大概是想到了她老公周大金不行的事情。

“我可没胡说,我祖上可是出过神医的,虽然我没有继成衣钵,但是我还是学了一些独门绝技的,你这个样子,我已经知道原因了。”

我认真道,郑雅丽那害羞的样子,让我无比心动。

郑雅丽没做声了,算是默认了这件事情。

“我没说错吧,周大金肯定不行,而你还这么年轻,要是就这么守一辈子活寡,那真是艰难啊。”我叹气道。

“不如,我帮帮你?”

我嘴边说着,手就已经触碰上郑雅丽胸脯,下一秒,难以言喻的手感就让我完全沉浸在了其中,激动的呼吸都在发抖。

郑雅丽当即一惊,想要拉开我的手,可不知怎的,被我摸到的瞬间,就感觉一股电流从全身袭过,莫名的没了力气……

她久旷难耐的身体本就敏感的不行,现在四肢绵软无力,做不出有效的挣扎,只能勉强保住清醒,强忍着舒适艰难开口。

“不……不要这样……你走开。”

我哪舍得走,见到郑雅丽没有特别激烈的抵抗,顿时明白自己那个猜测是对的,这个女人绝对是渴望着那些!

于是,我着魔一般的把手往下移,探进了她两腿之间……

郑雅丽双颊绯红,小嘴里不停的发出声音。

“郑雅丽,不要嫌我说话难听,你总不能守一辈子活寡吧,如果你们感情深厚,那就当我没说。”开始劝说郑雅丽,只有她踢了周大金,我才能光明正大的拥有她。

虽然说着话,但我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来,弄得她娇喘连连。

郑雅丽这回没说什么拒绝的话,只是一边轻吟,一边用复杂的眼光看着我,看来她内心异常的纠结。

我想着加把劲,应该就能把她弄到手了,于是准备继续行动,把下面的玩意靠了过去。

“老婆,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回来。”周大金的话,伴随着钥匙开门的声音传来。

吓得我清醒了过来,对同样慌乱的郑雅丽小声说:“那个,我、我先躲起来。”

郑雅丽点头,小声说道:“去杂物间。”

我赶紧跑到杂物间藏好,之后听到周大金说是回来取东西,马上就走的,我这才放下心。

等周大金走后,我也没敢在郑雅丽家多待,挺着昂扬的兄弟,快速的离开了。

解决完生理问题后,这次上楼顶,重新打开了水阀。

刚打开就接到了郑雅丽打来的电话,她好像失忆一样,淡淡的问:“房东,我家里有水了,是你帮我弄的吗?”

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:“不知哪个缺德的家伙,把你家总水阀关掉了,我现在打开了。”

“那真是麻烦你了!”

“都是邻居,客气什么。”

随后的一周里,我再也没有机会跟她独处,唯一的乐趣就是通过监控画面偷窥郑雅丽的日常生活。

星期五下午,周大金找到我,要请我去他家喝酒。

我心中一动,一口答应下来。

我要凭借这次和郑雅丽亲近的机会,再次撩拨她!

席间,我非常的开心,没想到郑雅丽厨艺很好,做的菜色香味俱全,样样可口。

我和周大金边吃边喝,我也终于知道他请我吃饭的原因。

原来最近他们手头有点紧,希望我能宽限房租时间。

我自然说没事。

夫妻二人很开心,赶紧敬我酒。

饭桌不是很大,郑雅丽就坐在我和周大金之间,她没喝酒,只是以茶代酒来敬我。

我和周大金都喝了不少,后来他有点吃不消了,就去了趟厕所。

等周大金离开后,客厅就只剩下我和郑雅丽了。

我也喝多了,目光不自主的落在郑雅丽身上。

她穿着一条浅蓝色的连身裙,露出芊细的玉臂和两条雪白的大长腿。

因为坐的比较近,我能闻到她身上香味,那大腿白皙细腻光滑的肌肤看着极具诱惑力,让我心里忽然跳了一下。

她没穿袜子,光着洁白小巧的脚,脚趾上涂着红色指甲油,显得漂亮可爱。

我装着喝醉的样子,脑子一时发热,竟做出一件让我自己都感到惊讶的事来。

我伸出了手,在她大腿上摸了一下,脱口而出道:“你的腿真好看啊!”

我做完之后马上就后悔了,要知道这样的举动完全可以说是调戏她了。

如果这时候她突然翻脸,大声喊周大金,那我以后就没脸来她家了。

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!

两腿间吸她蜜汁-男按摩师不带套直接进去

上一篇

教官别揉好酥好麻,美妇跪趴肉臀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