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流单品

睡了女朋友后变化好大,被老师带到办公室调教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睡了女朋友后变化好大,被老师带到办公室调教
0

陈小顺想抬手摸摸鼻子,手上却带着手铐子,他冲孟冰莹晃了晃,说:“喂,你想让我交代什么,总得把我的手铐子打开吧”

孟冰莹白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交代罪行是用嘴说话,放不放开你手有什么关系了。”

“反正你这样拷着我,就什么也说不出来!”陈小顺竟然将头仰靠在椅背上,索性闭上眼睛不搭理孟冰莹了。但他的脑子里却幻想着这个美女的身体,不觉下面起了反应。

孟冰莹迟疑了片刻,还是起身绕过办公桌,来到陈小顺的面前,你先把手机交给我,然后我才能给你打开手铐。

“要手机干嘛”

“你进了派出所就是嫌疑犯,不允许带手机的。”孟冰莹很严肃地说道。

“可是,我手机里有秘密,不能交给你的。”陈小顺说道。

“这就不是你说的算了,我要强行没收的。”孟冰莹眉头一挑,不容置辩地说道。

陈小顺眼珠一转,想出坏主意来,自己有个裤子口袋是无底的,可以直通自己的武器库,就说:“那好吧,我的手机在我左边裤子口袋里,你自己掏吧!”

孟冰莹只想按规定暂时收缴他的手机,现在他的双手被手铐扣着,只能是她自己去掏了。她来到陈小顺的左边,伸出一只白皙的小手,好不防范地伸进他的裤子口袋里。

出乎意料,口袋里是空空的,不但没有手机,还没够到底儿,她的手继续下滑。就在这时,陈小顺下面暗自向左边用力,一根梆硬的东西就顶在孟冰莹的小手上。

孟冰莹的柔手像被电击了一般一哆嗦,虽然里面那根怪物还隔着一层内裤,但顶在她手上,还是那样的灼热而硬梆梆的,那是一个特别大的东西,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了。

顿时小脸粉红,急忙把手抽出来,但是自己想掏的,只能忍辱吞声,她恼羞地叫道:“你……哪里有手机”

“怎么没有啊,你用手去摸鸡,当然是手机了!”说完哈哈大笑。

但笑声还没落,脸上就挨了一个响亮的小嘴巴,竟然是刚才摸鸡的那只柔手,虽然是嘴巴,但似乎力道很柔。

陈小顺没急眼,而是嘿嘿笑道:“大姐,不要这样不知道好歹,你还是第一个摸到我宝物的人哩!”

“流氓,你再敢侮辱我,小心我废了你!”孟冰莹小脸粉红,杏眼圆睁。

“好,好,大姐,我不是故意的,是我记错了,我的手机是在右边的口袋里,这回你掏吧!”陈小顺嬉皮笑脸地说道。

孟冰莹迟疑了一会儿,担心会不会再次被他耍,但她咬咬牙,还是把手伸进去,这回没有上当,手机果然在里面。

她掏出陈小顺的手机,揣进自己的裤子口袋里。

陈小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机落进她的口袋,就不失时机说道:“我的手机可是有电的,别电到你!”

孟冰莹瞪了他一眼,没答话,掏出钥匙,把他的手铐子打开了。

她拿着手铐子又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,把手铐往桌上咔地一摔。“陈小顺,这回你可以说了吧”

“喂,你这样一个美女,为啥总是凶巴巴的难怪二十好几了还没人肯要你!”陈小顺和她对视了几秒钟,便眼神下移,肆意地扫描着她处女特有的翘挺的身姿。

孟冰莹顿时脸色潮红,还不仅仅是他说他没人要的话,还在于他那入肉三分的眼神儿,让她感觉自己像是被扒光了一般,她恼羞地叫道:“陈小顺,你看本姑娘像是没人要吗连你这样的流氓都心怀不轨了……”

“嘿你怎么知道我对你心怀不轨了”陈小顺笑嘻嘻地问。

“你的眼神儿就透露出你的流氓本性!”孟冰莹挑了挑眉毛,哼了一声。

“我的眼睛有透视功能,你信吗,我能隔着衣服看到里面去……你的肌肤真白!”陈小顺眯起眼睛扫描着她,像是真的看到什么隐私一般。

“你……”孟冰莹更加恼羞,一拍桌子,“陈小顺,别废话了,你要如实交代你的罪行,快说,你是怎样行凶打伤孟凡诚的”

“孟警官,你是让我如实的说出你二哥是怎样对许雅梦实施强奸的”陈小顺诡异的笑了笑。

孟冰莹瞪着杏眼,叫道:“那是你陷害我二哥的,人家就是在谈恋爱,对了,许雅丽曾经是你的女朋友,你嫉妒恨才对我二哥下手的!”

“孟冰莹,你是真的不知道内情,还是故意替你二哥隐瞒罪行”陈小顺的神色突然就严肃起来。

“我二哥说了,是许雅丽约他去苞米地的……”孟冰莹挺着高高的胸说道。

“我去,你二哥的一面之词有意义吗”陈小顺很无奈地看着对面的女人。

孟冰莹刚想说话,她的手机响了,她拿起手机一看,急忙起身,走出房间去接电话。

趁着孟冰莹出去接电话的空隙,陈小顺急不可耐地拿出香烟抽起来。

十多分钟以后,孟冰莹重新走进来,她的脸色很阴沉。她见陈小顺正翘着二郎腿在椅子上喷云吐雾的抽着烟,便充满火气,叫道:“陈小顺,你放端正地坐着好不好,这里是派出所不是你家炕头!”

陈小顺却不以为然,嬉皮笑脸说道:“不是我想这样,是我的腿麻了,动不了的,要不你过来帮我捏捏”

孟冰莹很震惊,这小子竟然一点危机感都没有,她眉梢挑了挑,一拍桌子叫道:“陈小顺,你大祸临头了,还这样镇定!”

“我有什么大祸临头的”

“刚才我妈妈在医院里打来电话,说我二哥的睾丸被你给踢碎一个,你摊上大事了,你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油嘴滑舌的你心真的不小啊!”

陈小顺确实心里一惊,急忙坐直身子,心里暗想:会这么巧,我的一脚就废了他的一个睾丸可是,这能怪我吗如果我不出手,那许雅梦那样一个娇嫩嫩的女孩就被他给祸害了,就算是两个睾丸都废了也是活该。

“陈小顺,你这是故意伤害罪,而且是重伤害,至少要判你十年以上的!”

“你是法官吗凭什么判我我那是见义勇为,正当防卫!如果我不出手,许雅梦就被他给强奸了!”陈小顺不能再疏忽大意了,他要认真思考这件事。

“你所说的许雅梦根本不存在,因为许雅梦在大连打工,那个女孩就是许雅丽!”

“那个女孩是许雅丽或者是许雅梦,能改变什么难道强奸许雅丽就应该吗”

“当然性质不一样了,因为许雅丽已经答应嫁给我二哥了,是她约我二哥去苞米地的,就算他们在苞米地里发生什么都是不违法的,你所说的强奸是不成立的,所以你的行为和见义勇为无关,实际是打击报复……”

我去,竟然玩起了推理情节,陈小顺的眼珠子差点气的鼓出来,他叫道:“喂喂喂,你这样的凭空想象能成立吗如果我把你拖进苞米地里给上了,然后我反过来说是你勾引我这样的,就可以白玩了”

“你……你敢再说一遍这样的流氓话,我……扯开你的嘴!”孟冰莹满脸通红,用手指着他。

“说怕啥你今天敢这样断案子,那我明天就把你拖进苞米地给强暴了!”

孟冰莹羞脑气交加,有点发疯的失去理智,竟然不顾及警察的形象了,冲上去真的要撕陈小顺的嘴,陈小顺当然要阻挡她的手,两个人撕扯成一团。

但王小宝却不能真的伸手打一个女人,更不能在派出所里打警察,他只能是招架,所以他是很被动又狼狈的样子,只能大声叫喊:“救命啊,女警察要强暴我!”

陈小顺的大喊大叫,果然把外面的警察惊动了。一个警察闯进来,一看顿时蒙圈子了,这是他做了这些年警察从没见过的情景。

孟冰莹衣冠不整,头发披散着,陈小顺气喘吁吁的,两个人在地上抱成一团……

孟冰莹顿觉自己失态了,急忙放开陈小顺,起身整理衣着和头发,对郑东说:“郑东,你先审审他,我过一会再审他……”

孟冰莹甩下一句话气冲冲的出去了。

进来这个警察和陈小顺很熟悉,他是管理档案资料的,那时候陈小顺在乡里开一家电脑店,派出所的电脑出故障,他都是找陈小顺来修理的,甚至郑东家里的电脑和监控什么的,都是陈小顺免费安装维修的,两个人的关系很好。

郑东没有用审问的姿态对陈小顺,倒是掏出烟来,递给陈小顺一支。“兄弟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因为什么打了孟村支书的儿子”

陈小顺拿出打火机给郑东点着了香烟,自己也点着了,吸了一口,享受了一会又喷出来:“妈的,就是到了喝凉水都塞牙的地步,什么事都能摊上……”

于此同时,在派出所的门前,正有一辆白色黑色轿车停下了。

从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两个人,男的是村支书孟武,另外一个身姿曼妙的二十多岁的女子就是许雅丽。

两个人一边往派出所的院子里走,村支书孟武还在嘱咐着:“雅丽啊,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说了,既然你决定嫁给我家凡诚了,那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,如果你母亲以后心脏搭桥的钱没有,我们也可以出……今天的事情,你一定要按照我说去办,那样凡诚才不会吃官司,记住了吗”

许雅丽紧咬着嘴唇,声音很小的嗯了一声,但她眼睛里的神色却是很复杂的。

进了派出所的门,孟村支书去了所长办公室。许雅丽问清楚妹妹许雅梦在哪里,便去了那个房间。

房门口站着的一个警察见到许雅丽立刻吓了一跳,叫道:“你什么时候出去的从哪里出去的”

许雅丽知道警察是误会了,就急忙解释道:“里面的是我姐姐,我们是双胞胎,我要见她。”

警察还是有点不相信地推开门往里面看,里面那个一模一样的女孩果然还在,他便说:“那好,进去吧!”

里面正在心神不宁的许雅梦见姐姐进来了,倍感吃惊,急忙从椅子上起身,拉住许雅丽的手,问道:“姐,你怎么来了”

“你都进派出所了,我能不来吗”许雅丽说着就拉许雅梦坐到长椅上。

姐两个坐在一起,除了家里人之外,估计外人没人能分辨出谁是谁。但一般服装上是可以分辨的,今天许雅丽是一身黑裙,许雅梦是一身白裙。

许雅梦想起今天差点被孟凡诚给糟蹋了,心里就羞恼难当,她哭着对许雅丽说道:“姐,今天我差点被孟凡诚给玷污了,这个无耻的流氓!”

许雅丽似乎没有惊讶,舒了一口气,说:“我已经知道这件事了,你也不能说孟凡诚是流氓,他是把你当成我了,才发生那样的事……”

许雅梦顿时瞪大眼睛,说道:“姐,你这是什么话啊难道他对你这样就应该的换了你,会允许他侵犯你”

“当然不能允许了……但换了我,我有办法对付他的,他不会动硬的……”许雅丽眼神游移着说道。

“姐,不管怎样,孟凡诚是对我耍流氓了,要不是陈小顺救了我,那我真的就完了……”许雅梦又抹着眼泪。

许雅丽顿时一怔,眼神里是一道阴影,说道:“陈小顺也是以为你是我,要是他知道是你,也不一定救你!”

许雅梦一阵愕然,看着她。“姐,你咋能这样说陈小顺呢毕竟你们还没真正退婚呢!”

“我说这话不矛盾啊,就因为陈小顺还把我当成他的女朋友,才不能让孟凡诚侵犯我的,他那是嫉妒恨……”许雅丽说着就急忙转了话题,“雅梦,你赶紧回家吧,我留在这里处理这件事情!”

“姐,为什么你留下来处理”许雅梦很不解。

“因为这件事因为我而起啊,我不能让你受到牵连。”许雅丽说道。

“这没什么牵连的啊,我是受害人,我只要证明孟凡诚想强奸我就够了,那样陈小顺就不会吃官司!”许雅梦很急促地说道。

许雅丽心里一震,她呆呆地看着妹妹好一会儿,说:“我留下来也会这样做的,你赶紧走吧!”

“为什么”许雅梦还是瞪大眼睛看着她。

“如果传出去你在苞米地里差点被他强奸了,对你的名声不好,而我就不一样了,因为我已经决定嫁给孟凡诚了。你不能因为这事被流言蜚语……你明白了吧”

许雅梦似乎有点明白了,姐姐这是在为自己的名声着想,但她还是有所顾忌,说:“姐,你代替我也可以,但你要答应我,一定要和警方说是孟凡诚要强奸你,陈小顺才出手相救的!”

“雅梦,你放心吧,我会这样说的,毕竟现在陈小顺还是我的男朋友呢!”

“那行,我就回家了。”

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!

好大,快进去,快一点受不了了- 摸东北体育生的裤裆

上一篇

放荡教师淑敏1全集阅读,野外高潮h不要了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欢